【两会川大之声】侯一平:给看病难开“药方”:关键在提升基层医疗水平

信息来源:统战部   发布时间:2016/3/14

编者按: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院长侯一平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谈到,给看病难开“药方”:关键在提升基层医疗水平。访谈全文如下:

 

  看病难,去好医院挂号和看病更难。3月3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以下简称华西医院)官方微信发出一则通知,告知市民该医院门诊挂号变更事宜。通知显示,为打击号贩子,该院所有专家门诊全部实行预约制和现场挂号制,额定号源数量根据去年各专家实际看诊平均值决定,不再进行加号。

 

  很快,该通知席卷了朋友圈。诸多市民表示,以后去华西医院看病岂不更难了?

 

  而此消息也让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院长侯一平感触颇深。作为一名医疗界的专家,他认为看病难、挂号难的根本原因在于现有的优质医疗资源太少,难与市民对自身健康的需求相匹配。

 

  如何解决?提升基层医院医生水平或是关键。侯一平直言,目前国家力推“住院医生规范化培养”,就是为了解决医生医疗水平不平均的难题。幸运的是,四川已经走在全国前列。

 

  问诊“看病难”

 

  ●“不是哪个医生天生就好,没有足够的临床经验,怎能对各种疾病信手拈来?”

 

  侯一平称,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就是解决“看病难”的办法之一。

 

  ●“现在很多市民都不信任基层医院,所以不管什么病都往大医院扎堆。”

 

  侯一平认为只有当基层医院医疗水平真正提高后,看病难、挂号难现象才会缓解。

 

  ●“国家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保障互联网医疗能够‘健康’成长,真正缓解看病难的问题。”

 

  侯一平看好互联网理疗前景,但前提是保障其健康成长。

 

  医院看病难/

 

  提升基层医院医疗水平或为“药方”

 

  得知华西医院发布了打击号贩子的微信后,侯一平笑了笑,“华西近年来一直都在打击号贩子,想过很多办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在他看来,医院打击号贩子背后的根本原因是优质医疗资源与市民的健康需求不对等,医生的数量和质量不够,导致市民生病后一味往大医院扎堆,让大医院看病和挂号难。

 

  “医院的立场,是为了病人着想,不要上当受骗。”如何解决这一问题?侯一平认为国家正在推行分级诊疗制度,让基层医院提升医疗品质是关键。这种提升并非指医院的硬件提升,而是医生的医疗水平提高。

 

  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就是解决办法之一。记者了解到,此前,学生从医学院校毕业后,未经二级学科培养,就直接分配到医院从事临床工作,其未来的能力和水平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所在医院的条件。

 

  “这严重影响了医疗队伍的整体素质的提高。”侯一平说,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就是要让这些刚踏出校园的大学生,接受为期三年的临床工作基本训练。通过训练后的大学生,才具有初步的医学行业经验,综合能力才会提升,“不是哪个医生天生就好,没有足够的临床经验,怎能对各种疾病信手拈来?”

 

  只有当基层医院医疗水平真正提高后,看病难、挂号难现象才会缓解,“现在很多市民都不信任基层医院,所以不管什么病都往大医院扎堆。”

 

  值得一提的是,侯一平口中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养,四川已经开始推行并走在全国前列。

 

  互联网医疗/

 

  国家应立法保障其“健康”成长

 

  因为看病难、挂号难,网联网医疗悄然兴起。患者将自己的病情诉诸互联网,很快就会得到千里之外的诊断,患者再根据其处方前往药店拿药,看起来颇为便捷。

 

  一边是现实中的看病难,一边是网络中的看病易。对于眼下炙手可热的互联网医疗,侯一平很看好,但也认为该行业还处于探索阶段,仍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说,在医疗行业中,有个医学伦理问题,病人的隐私需要保护。网络平台如何保护病人的隐私?目前还没有相关法律条款。也就是说,在网络上求医,病人的信息安全得不到很好的保护。

 

  “从理论上来说,互联网医疗是一个解决看病难的好办法,但事实上现在还没有做到。”侯一平直言,现实生活中,市民去医院看病医生会面对面问诊,而现存的大多数互联网医疗都是市民留言,医生回答,有时还出现多个医生的答案,让市民自行参考。“那我究竟该选谁的呢?”很多时候,市民会发现,自己的症状对应的病症有10多种,“还没去真正看病,就已经被吓到了”。

 

  同时,侯一平还指出,如果医生没有见到病人,只是根据留言或电话,都不会做出最精准的诊断。如果一名医生没有见到病人就开处方,这不符合医学伦理学的原则,“所以,国家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保障互联网医疗能够‘健康’成长,真正缓解看病难的问题。”

 

  旁/议/看/病/难

 

  全国人大代表、甘孜州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英措:

 

  打击“号串串”要一打到底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人员,全国人大代表、甘孜州人民医院麻醉科主任英措说,大城市大医院的专家号难挂、“号串串”打堆,这种现象已是“久治不愈”。

 

  如何解决因“号串串”带来的“看病难”,英措直言,“为了打击医院外的‘号串串’,一些医院加强了医院保安巡逻制度,不允许‘号串串’在医院外向病患销售专家号,但收效甚微,‘号串串’的电话号码在网上就能够轻松找到,并不能杜绝这种现象。”

 

  “虽然‘号串串’现象是‘顽疾’,但从维护患者利益的角度考虑,再难也应该要打击,并最终从中找到有效的、甚至能彻底杜绝的办法。”在英措看来,如果能彻底杜绝“号串串”,不仅有利于患者,更有利于构建公平有序的就医秩序。

通讯地址:(望江校区)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邮编:610065 | 邮箱:tzb@scu.edu.cn
办公地址:行政楼一楼140 | 联系电话(传真):028-85466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