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各党派领导人士(64)书 (1941年3月2日)

信息来源:统战部   发布时间:2000/1/1

敬启者,数日来承奔走团结,钦感无既。敝党代表之碍难出席此参政会(57),所有苦衷,早经洞鉴。现为顾全大局起见,特与敝党中央往返电商,改定临时解决办法十二条(65),具见于与参政会公函中。凡有可以谋团结之道者,同人等无不惟力是赴。今兹所提,已力求容忍,倘能得有结果,并获有明确保证,必武(66)、颖超(67)必亲往参政会报到。考其形,容或有负诸先生之望;察其心,又知诸先生之必能见谅。方命事小,国家事大,惟求诸先生能一致主张,俾此临时办法早得结果,斯真国家民族之福。万一因一时杆格,大局趋于恶化,同人等实已委曲求全,问心可告无愧。而诸先生尤为爱国先进,届时必有更多匡时宏谟,同人等窃愿追随不懈也。延安诸同人闻诸先生之热诚苦心,亦极感奋,并电嘱转致谢意。特此奉达。敬请公安!

注:
64 指当时受聘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的中国职业教育社、中国人民救国会、中国乡村建设学会、中国青年党、中国国家社会党的领导人及无党派人士:黄炎培、沈钧儒、李璜、冷(矛+下框+八+口+走之)、梁漱溟、张君劢、张澜、褚辅成、周士观、章伯钧、邹韬奋、左舜生、罗降基、江问渔、杨赓陶、张申府。──第51页。
57 参政会即国民参政会,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政府被迫成立的最高谘询机关。参政员由国民党政府“聘请”,形式上包容各抗日党派的代表,但实际上国民党党员占绝大多数。该会对国民党政府的政策、措施没有任何约束力。为了促进团结抗日,中国共产党也派代表参加了参政会。第一届第一次国民参政会于一九三八年七月在武汉召开,以后随着国民党日趋反动,参政会越来越成为国民党政府的御用工具。一九四一年皖南事变以后,中共参政员董必武等为抗议国民党的反动政策曾进行了坚决斗争,并多次拒绝出席参政会。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召开“国民大会”,国民参政会便于一九四七年五月第四届第三次大会后撤销。──第48、51、78页。
65 一九四一年皖南事变后,中共方面向国民党方面提出《解决时局善后办法十二条》作为出席参政会的条件;为了顾全大局,于三月二日又提出《临时解决办法十二条》。即:一、立即停止全国向我军事进攻;二、立即停止全国的政治压迫,承认中共及各党派之合法地位,释放西安、重庆、贵阳各地之被捕人员,启封各地被封书店,解除扣寄各地抗战书报之禁令;三、立即停止对《新华日报》之一切压迫;四、承认陕甘宁边区之合法地位;五、承认敌后之抗日民主政权;六、华北、华中及西北防地,均维持现状;七、于十八集团军外,再成立一个集团军,共应辖有六个军;八、释放叶挺,回任军职;九、释放所有皖南被捕干部,拨款抚恤死难家属;十、退还皖南所有被获人枪;十一、成立各党派联合委员会,每党派出一人,国民党代表为主席,中共代表副之;十二、中共代表加入参政会主席团。──第51页。
66 董必武(一八八六──一九七五),湖北黄安(今红安)人。清末曾考中秀才。一九一一年加入同盟会,参加了辛亥革命和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在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五四运动的影响下,一九二○年在武汉组织共产主义小组,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一九二四年任中共武汉地委书记湖北省委委员,领导筹建了中国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任党务委员,抗日战争时期,是中共参加国民参政会的参政员这一。一九六二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第51、53、91、412页。

67 邓颖超,一九○四年生,河南光山人。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时,在天津和周恩来等一起组织觉悟社。抗日战争时期是中国共产党参加国民参政会的参政员之一。书中第441页的一段话是一九四九年她回答《中国青年》杂志记者提问时说的。参见一九四九年五月《中国青年》第七期上的邓颖超《五四运动的回忆》一文。──第51、91、116、411页。

通讯地址:(望江校区)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 邮编:610065 | 邮箱:tzb@scu.edu.cn
办公地址:行政楼一楼140 | 联系电话(传真):028-85466022 |